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凤簪叹

第六十四章 安好    文 / 岁岁今欢 更新时间: 2019-11-09 02:56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黄土小道上,太阳打过枝叶在地上投下点点斑驳,两个一前一后的身影缓缓向前行着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走快些,照你这速度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邻水镇。”

    梦周抹抹头上虚无的汗,有气无力道:“我实在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鹤山翻个白眼,往上提提包袱道:“我告诉你,这回别想找什么偷懒的机会,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总这么磨磨唧唧,我们才直到现在还在这破林子里转悠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不辨方向,不然这样,我在这等着,你找对了路再叫我。”

    鹤山啐一口道:“你怎么不说等我发达了再回来叫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怕是这林子秃了,我也等不到那一天。”梦周说着拍拍鹤山的肩劝慰道:“孩子,做人还是切合些实际的好。”

    鹤山甩开梦周的手,轻哼一声道:“你有这贫嘴的功夫都走出十里地了。”

    梦周哀叹一声问道:“你到底在宗英书房里找见什么了,回来二话不说就要去边县,我这个陪走的总该知道些原因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那个朋友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梦周急走两步犹豫道:“他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,等到了边县找到那个人,他自会告诉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梦周叹口气,自她几年前随鹤山采药,失足摔下山崖以来,就记忆全无,宛若一张白纸,而以往和鹤山的一点一滴也是一点都寻不得,幸的鹤山不离不弃的照顾她,她才算挺过了那些艰难的日子。

    几月前,鹤山偶然收到一封匿名信,信中寥寥几句,却直指鹤山多年寻觅不得的那朋友,因此,他们二人才会随着那信的指示一路行至京城,潜进宗府。

    可看着宗府那些莫名其妙的事和前途未卜的路途,梦周总觉心中不安。

    日头西斜,鹤山喝几口清水,道:“天色不早了,我们再往前走走,先找个避风处歇一晚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身后梦周揉揉腿,上气不接下气道:“你总算良心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包袱给我,我再替你背一会,出了林子,你就给我好好走,听见没。”

    梦周立马提起精神,扯下包袱塞在鹤山怀里:“好嘞,给你。”

    鹤山无奈的摇摇头,刚接过包袱,身后就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逐渐扩大,鹤山眉头一紧,拉过梦周躲在一棵大树后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鹤山紧紧盯着发出声音的方向,道:“天色已暗,这林地又偏僻,忽的出现这么些人,必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“若他们是像我们一样,只是赶路人,我们平白躲起来岂不惹人嫌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想出去说清不成,我告诉你,这世间一大半事都是嘴惹得麻烦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再说,你见过哪个赶路人行事这么鬼祟。”

    几步外,兵器暗光闪烁,鹤山压下梦周探究的头,耳语道:“不想死就安静呆着。”

    几瞬寂静之后,忽的一支利箭穿空,冲他们二人躲避之处而来,耳边通的一声闷响,梦周僵着脖子扭头看去,她的左手边,一个蒙面黑衣人胸口插着一只羽箭,歪头躺在地上,眼睛不可置信般的瞪着,已然气绝。

    触到那双眼睛,梦周心尖一紧,颤抖的缩回手,不由地吓出个嗝。

    鹤山正想着如何脱身,听见梦周那声嗝,立马扭回头捂住她的嘴,低声斥道:“干什么,还嫌活的长。”

    梦周又打一个嗝,欲哭无泪:“我忍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鹤山有些气急,塞给她一把匕首,指着后面那条小道,飞快的说道:“我掩护你先往那边去,红线为引,镇口为点,我会顺着去找你。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梦周点点头。

    树外,兵器相接,血肉相搏,来往人影晃晃,鹤山推一把她,沉声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梦周捂住嘴,伏下身子偷走几步,影子穿梭在树林中。

    跑了一段后,梦周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,张望四周,系根红绳在左侧树上。她等了许久,也不见鹤山,倒是那阵喊杀声渐近。

    她眉头一皱,正准备提起步子远离这个是非之地,左前方晃出一个人影,背着个包袱,步伐闲适地直直朝着那阵喊杀声而去。

    梦周犹豫几瞬,还是冲那个人挥挥手,乞盼他能看见自己的警告,远离那是非之地。可惜那人好像不止是个耳聋之人,大约连视线也不太好,半点都没收到她发出的警告。

    梦周咬咬牙,捡起块石头,冲那人丢过去。

    石头砸在那人的身上,骨碌碌的滚下来,他终于调转了视线朝梦周看过来。

    梦周舒口气,立马伸出手比比划划,让他调转方向,先跑为上,可月光下的那个人从看见梦周的那一刻起,就像一个布偶一般,一动不动只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杀戮的血腥气越来越重,梦周哀叹一声,急慌慌的跑几步,扯起那人就准备跑。没成想,梦周拽他不得,反被后劲一把扯回来,梦周有些着急:“走啊,你听不见……”

    梦周话还未说完,面前人忽的恍然般,神色一重,一把搂她入怀,移步背过身。

    利箭擦过那人的胳膊,打进树上,羽头几下轻颤。

    梦周低眼看去,胳膊上的血迹透过那人的白衣,一层层晕开,梦周咬咬唇,扯下头上的发绳,匆匆系在他的胳膊上,处理过后,梦周拉起他的另一只胳膊,疾步远离这处危险之地,这回那人仿若吃亏后惊醒一般,不在执拗在原地,而是乖顺的随着梦周离开。

    月色下的树林,笼罩着一层蒙清,像梦一样。

    不知跑了多久,终于出了那片林子,梦周松开那人的胳膊,抚抚胸口顺口气,转身在身后的大树上系一根红绳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伤的不轻,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处理一下伤口。”

    身后人一言不发,梦周疑惑地转过身,见那人只是目光深深地看着她,梦周低声嘀咕道:“这人不会真听不见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

    “吓我一跳,你听得见啊。”梦周抚抚胸口,边说边往前走去,“那刚刚那么大阵势,你还像个冒头小鬼似的往前闯,真是不要命。”

    梦周点点他胳膊上的伤,眉头轻佻:“看,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,你是个书生吧。”

    面前人不说话,梦周肯定的点点头:“一看你就是个书生,弱不禁风,呆头呆脑的,好在关键时候反应还算及时。不然我们可要叫你害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。”那人低声重复着那两个字,好像第一次听见这词一般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梦周说着语气雀跃起来,“看,前面有间小屋,我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隔着栅栏看去,院子里一张石桌在月色下凄凄清清,梦周轻唤两声,无人应答,她扭头嘱咐身边人道:“你先等着,我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梦周说着轻手轻脚推开木门,小心翼翼的踏进院子,四顾无异,她伸手缓缓推开房门,门一开一股灰尘气扑面而来,梦周被催的往后一退。撞在身后人身上。

    梦周扭头道:“你怎么进来了,不是让你在外面等着吗?”她说着扑闪几下胳膊,咳嗽几声,身侧人掏出张帕子递给她,梦周接过掩在鼻尖。一股冷凝香侵入肺腑,她胸口里那阵干灰感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身上有伤,我先进去收拾收拾你再进来。”

    梦周刚找块布子擦了凳桌,屋中忽的就亮起一片烛光,她转头看去,那个人手里拿着一个烛台,上面残留着半根蜡烛,昏黄的灯光里,那个人一身月牙长衣,眉目疏清,眼中仿若含了千言无语、千思百念,让人一眼深沦。

    梦周咳嗽一声,移开目光,“你受伤就别乱动了,过来坐下。”

    那人闻言移步过来,放好烛台。

    梦周撩起他的袖子问道:“对了,还没来得及问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淮之,你呢。”最后两个字他说的艰涩,眼睛里映着一点遥遥的光。

    “梦周。”梦周随意的说道:“我看你有火点蜡,你那包袱里可装了伤药。”

    梦周目光随着包袱主人一动,“没想到,你这小包袱居然还是个百宝箱。”

    暗夜里,那蜡烛许是寿命将近,火光愈发迷离,他看着面前垂首涂药的人,心里汪着的执念、苦妄忽的全部散开,只剩下时光悠长和失而复得。

    “我刚叫你,你为什么不跑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,我正在想白天里听到的那个故事。”

    梦周拨拨烛芯,“什么故事让你连魂都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一只小狐狸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梦周饶有兴趣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很久以前,有只小狐狸脱离了家群,流落在外。有一天,它外出觅食的时候受了伤,被一个猎人捡回家,刚开始这个猎人只想利用它寻找它的亲人朋友,后来慢慢地,这个猎人喜欢上了这只小狐狸,发现自己不能没有它,而这只小狐狸也习惯了猎人的生活方式,它们就相依为命,一起生活。有一次猎人和小狐狸外出时遇到了危险,小狐狸为保护猎人冲了出去,不幸被坏人抓住,猎人很难过,答应小狐狸一定会救它出去,可惜,猎人让小狐狸等的时间太久了,小狐狸满心失望,等猎人到的时候,小狐狸已不见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啧,这小狐狸还挺有脾性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是那只小狐狸,你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窗外一片暗云压在月亮上,黑沉沉的。

    桌上一簇火苗被风抖得颤颤巍巍,终于在长久的安静后噗闪个火星,落入黑暗。

    “会啊。”

    月色重新流淌入室,卷起点点亮光。

    梦周盖上药膏,抬起头,眸光清亮:“仇还没报,我可舍不得走。”

    见面前人愣怔着表情,梦周笑道:“平日里,没人惹我我都要造点麻烦出来给别人,更别提若是有人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,我定是要有一还百的,所以,若我是那只小狐狸,定不会放过那个坏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个猎人,若因果未结,必有缘再见。”

    房内传来一声轻笑,驱散一身寒肃。

    梦周提提眉毛,语调轻扬:“笑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到那个答案了。”

    梦周很得意: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佩服我。一语点醒你这个梦中人。”

    那道声音融入月色:“是,一直都是。”

    夜深,窗口几声轻扣。

    “王爷,卑职打探过了,前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找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三七霎时消声,片刻后,他眼中湿意上涌。

    璟溶凸自念道:“可她好像不记得我了,不记得过往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不管清徽姑娘经历了什么,她总会想起来您对她的情谊的。”

    璟溶垂下眼,语中寥落,“忘了也好。”至少忘了那声对不起的答案是没关系,是释然的互不相欠。

    璟溶侧身,看向床上那道身影,“还好,她还愿意回来。”

    三七道:“王爷,既然清徽姑娘已经找到,属下是否安排您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会看着办。只是这一事,是时候去好好查查了。”

    看见璟溶面上寒气上涌,三七一怔,垂首道:“是,卑职这就着手去办。”

    院门外,三七身影融入暗林。璟溶关上窗,走进床边,床上人发丝四散,面容恬静,呼吸绵长。他伸手拔开梦周脸上的发丝,额角那一道伤就这么毫无征兆的落在他眼里。

    璟溶手指轻轻抚摸过那道伤痕,心里忽然像粹了冰一样无力。如果你想起来了一切,会不会后悔遇见我,又会不会决心离开我。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m.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17k16免费全本中文小说网全文阅读_全小说无弹窗_最新小说排行榜-免费小说在线阅读-好看的原创小说阅读网站(https://www.17k16.com) 手机版:https://www.17k16.com/wap】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