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权倾天下之相门嫡女

第188章 丽妃死了    文 / 言慕歌 更新时间: 2019-11-09 02:56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身子那么不争气,事情都没有了结,就不知怎么的直接昏倒了,有意识前听到静妃说了一句什么“玉灵珠有些流动不安”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的时候,自己已经躺到了床榻上,还是熟悉的屋子,熟悉的屋内陈设。

    外头天都已经黯淡下来了,我这是昏睡了多久啊。

    瞅了瞅床榻边,看到此刻在身旁的却是平日里都冷冰冰的三哥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我永远不知道应该和三哥说什么除了我们有共同话题的时候,只是轻轻咳了一声,问他,“榭昀呢?”

    三哥冲我轻轻笑了笑,“自己身子都还没好,还关心别人。”

    关心.....别人.....

    我重重吐了口气,低头温声解释道,“我怕他冲动,会多想。”

    三哥冷哼了一声,面上似乎是略微有些不满,阴阳怪气地说,“他都不会这样整天满脑子都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我抹了抹干涸的喉咙,心里有些诧异,“三哥,你怎么了?吃火/药了?”

    三哥斜了我一眼,没有再吭声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我也不好再问什么,还想要问一下我为何会忽然昏倒的,从前作为苏缱儿的时候,倒是经常三病两昏的,自从到北凉之后,就没有过那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兴许是因为忘情湖,加之翛阳当时用了什么玉灵珠,彻底调节了身体。

    于是三哥不说话,我也就彻底沉默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一来,气氛就更加尴尬了。

    两下里都僵持着不语,我打算要重新睡下的,忽然就听到了门被推开的声音,瞧见榭昀大踏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温声道,“小颜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面色倒是沉着的很,看着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吧。不过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句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榭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听见三哥又是一阵阴阳怪气,“不是应该他问你吗?”

    我着实是有些无奈,嘀咕道,“三哥.....我只是晕倒而已,又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三哥站起了身,甩了甩袖子,看着榭昀沉声道,“以后这样会见血的场面,都不要带她去。”

    榭昀点头应道,“好。”

    三哥看了我一眼,直接就走了。

    等他离开,我迫不及待就拉住了榭昀的手,轻轻唤了他一声,“榭昀.....”

    他揉了揉我的头发,反过来宽慰我,“傻瓜,我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又问我:“想回北凉了吗?”

    按理说....之前是决定明天就走的吧。不过今天发生了这么些事,不知道还要不要走,这个时候是在征求我的意见、还是怎么着的。

    我稍稍思索了一会儿,浅浅一笑,低声道,“只要和你在一起,在哪里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明天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这么仓促,“你父亲.....”

    “他死了。”榭昀急促打断了我的话,不让我继续问下去,“他和我娘亲一样,永远的离开我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大概,他早就想要去陪阿璃前辈了。如今终是迈上了这一步。

    我终于知道,丽妃当时为何会是那副模样。

    不管榭昀原谅他还是不原谅他,恨他还是不恨他,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榭昀重重叹了口气,想将自己心中所想都倾数吐出来,“榭昀,你那天不是问我,那些事情,明明你都有能力去做,你也准备去做,可是他每次都抢先了你一步,这是为什么.....”

    我顿了顿,不忍看他此刻那双有些泛红的双眼,继续接着说,“大概,因为陛下.....不想让你沾染这些,他希望你身上、不会有任何别人可以由说的污点,他也希望,他日哪家的族人寻仇,不管怎么样这账都算不到你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丽妃手上那份诏书,只是他为了告诉那些人,你娄靖,从来都不想要皇位,你做的一切,都与所谓的争权斗利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他将娄翊阳引到慕景剑下,也是同样的,他不愿你.....沾染上自己兄弟的血。”

    我抬眸重新对上他的视线,沉声道,“他一直都在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“小颜.....”

    我又一次看到他落泪了,只是此刻没有要笑话他的心思,只有阵阵的心疼,伸手抹了抹他眼角的泪水,冲他笑道,“他心里一直都有你的,你是他最爱之人所生的孩子啊!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,他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欺骗了你娘亲,欺骗了玉冥教那些对他好的人。我相信慕容雪所说的,他当年是怎么害死了一个又一个的无辜之人,亲眼看着白恒杀死了你外祖父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也相信,他对你娘亲的感情是真心的,是你娘亲的死,让他看清了自己的心,这么多年,他一直都未曾放下。”

    榭昀别过头去,不敢再直视我,浅浅笑了笑,闷声道,“我都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恨他,也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,就让他在地底下,去找我娘吧。南越的事,都和我无关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“好。我们回北凉,再也不管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不知想到了什么,微微皱了皱眉,“但是我等会儿要去一趟皇宫,你有什么话.....”他顿了顿,“要跟娄翊航说的吗?”

    娄翊航.....

    我盯着榭昀看了半响,坦言道,“有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我捂着嘴忍不住笑了两声,一句句说道,“你告诉他,苏缱儿,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,我相信,他一定会是一个好君王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说,为了南越的江山,他一定要好好的,好好造福南越的子民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说,不要辜负,他父亲和他兄长对他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榭昀盯着我,半天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....我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,皱眉道,“怎么了?看着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淡淡一笑,“没什么,我知道了,话一定都带到。”

    榭昀又同我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,等到慕景过来叫他,两人就一起去了宫里。

    事情都已经完了,我什么都不想再问再了解了,随着榭昀做什么吧。

    真是想回北凉,想见娘亲,想看苑儿了。

    慕景看着,面色似是有些憔悴了,从进门到和榭昀一起出去,至始至终一句话都没和我说。

    不知道....他如今和离墨相见,是个什么样的情景。慕景、心里会不会更难受了。他当初决意要和榭昀一起回北凉,是不是心里想着的,是做好一切事情之后,就随着贵妃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他哪里想的到,贵妃还给他留下了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还是一个一直就在自己身边之人。

    慕景和离墨.....我忽然想起了,两年前、我在桃花村的时候,慕景第一次在我面前提起离墨,说他母亲没有把该教的都教给他,不然这个晚辈还真是可成大器。

    慕景一直都挺喜欢离墨的。

    这、、就是所谓的骨肉亲情吗,是如何都分割不了的。

    三哥难得的做了顿饭,不过厨艺还是一如既往地、、比我都不如。

    碍于离墨也在,我便一句话都没说,没有发表任何意见,低头一口一口艰难地吃完了一顿饭。

    我吃个饭不怎么痛快,榭昀回来的时候、也是一脸的不痛快。

    我还不知道他怎么了,顺口就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的话,我都带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“嗯,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阿航说,他对你是真心的,他不会忘记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虽然说得自然,但是榭昀看我的这眼神.....怎么就这么不对劲儿呢?我虽知他不在意娄翊航他们,不过这该吃醋的、还真是一点不落下啊。

    “他还说,希望你可以好好的,和你的昀哥哥,好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他说说倒也罢了,刻意咬重了那三个字,真是让我听得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问问我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.....我轻轻咳了两声,顺着他的话就问了一句,“那你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回答他说:会的,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我才想起他方才对娄翊航的那句称呼,忽然打断了他,这下是真的想要问问他几句。

    只是榭昀没有理会我,继续自己没说完的话,“我还跟他说:有机会,我会和小颜一起来南越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榭昀!”我又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他应该是已经说完了自己要说的话,问我,“你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对不起他了.....”

    他喃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.....”这怎么说变就变,又是唱的哪一出,我戳了他一下,“没有啊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怎么没会觉得自己对不住娄翊航。

    谁从前一直都恨他来着的,一见面都恨不得拔剑了。

    榭昀马上就结束了这个话题,跟我说了另一件事,“丽妃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伤心的紧。在灵前,直接撞棺而亡了。”

    明明就是件让我震惊得差点要跳起来的事,榭昀却说得这般风轻云淡。我准备问筱蝶如何,就听见他主动提及了,“筱蝶都哭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丽妃为什么?”

    榭昀冷笑一声,和我想到的不是一处,“大概是觉得活不下去了吧。谁知道他有什么魔力,可以让那么多人....心甘情愿地为他死。”

    为他而死.....

    我微微皱了皱眉,上次白淑妃的那些话,还深刻的印在脑子里。

    .“你那时候,明知道我喜欢他,你还要嫁给他!”

    “你想告诉我,这么多年了,你还是没有忘掉你心里的那个人?你想说你当初没有和他一起走是为了欧阳家,是吗?”.

    白淑妃不是说、丽妃心里还有一个人,还说当初没有和他一起走.....他还说过,丽妃一直都很讨厌娄郁旬的。

    丽妃为什么.....在侯府的时候,她哭得那么伤心,如果白淑妃没有说谎、那是因为她和娄郁旬相处了这么多年,改变了自己的心意了吗?

    可是我清楚的记得,见白淑妃的时候,她说的那些话、面对丽妃时的神情,那意思就是丽妃心里始终都装着旁人,当初也不是心甘情愿进宫的。

    那丽妃为什么、为什么要因为娄郁旬的死那般伤心...为什么要这样?

    榭昀看我半天没出声,还一直皱着眉,学着我也戳了我一下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喃喃道,“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次去见白淑妃的时候,她明明说.....”

    榭昀诧异,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说什么,和我有个鬼的关系啊,我怎么又开始瞎想了。刚想了不要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,这才多久时间。

    我冲榭昀摆了摆手,立马又问起了筱蝶,“等会儿再说这个,你说筱蝶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哭得昏厥了。”

    我握了握他的手,问道,“那南越现在是一团糟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榭昀毫不迟疑地摇了摇头,“有侯爷和长公主在,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我轻轻呼了一口气,又问了他一句,“那我们明天就走,是不是不太好?”

    榭昀嗤笑,“我们现在待在这儿才是不太好呢!还是先走吧,等以后得空,再去看筱蝶她们吧。”

    好像也有理吧。

    “行吧,都听你的。”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m.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17k16免费全本中文小说网全文阅读_全小说无弹窗_最新小说排行榜-免费小说在线阅读-好看的原创小说阅读网站(https://www.17k16.com) 手机版:https://www.17k16.com/wap】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